中国男性程序员的福利:美女为其缓解压力

中国充满活力的科技行业正在寻找像沈悦(音译)这样的人:漂亮、知道如何吸引不善社交的程序员,还要会做放松按摩。

沈悦的工作在中国被称为“程序员鼓励师”。这个职位一半相当于心理咨询师,一半相当于拉拉队长。受雇担任“程序员鼓励师”的女性负责和程序员聊天,缓解他们的压力。在性别失衡的中国社会,男性程序员常被认为是性格木讷、没有社交生活的“宅男”。

 

科技行业

 

现年 25 岁的沈悦毕业于北京一所大学的土木工程专业,她说:“他们真的非常需要有人能时不时跟他们说说话,帮他们组织一些活动,舒缓压力。”

中国女性在职场已经取得巨大飞跃。在全世界白手起家的女性亿万富豪中,以中国的人数最多,与此同时,女性在中国的很多创业公司中也担任高级职位。不过当美国和其他国家正在直面 #MeToo 运动时,中国存在了几千年的根深蒂固的性别不平等和性别歧视问题几乎没有得到公开讨论。

虽然中国法律禁止性别歧视,不过现实当中,该禁令很少得到执行。很多公司在招聘启事中都直白地表示“男性优先”,或仅限形象气质佳的女性申请。就程序员鼓励师而言,性别歧视在这个职位上表露得更加明显,它将女性置于从属于男性的位置。

虽然中国的科技行业产生了在实力和财富上足以与 Facebook、Google 和亚马逊一较高下的科技巨擘,不过它们的企业文化在很多方面仍跟随以男性为主导的硅谷。

男性主导着科技行业的最高层。在中国的电商巨头阿里巴巴,11名董事会成员只有 1 名女性。而搜索引擎公司百度,五名董事会成员中一名女性都没有。在游戏和社交媒体企业集团腾讯,董事会中也没有女性的一席之地。相比之下,Twitter 的 9名董事会成员包括 3 名女性。Facebook 的 9 人董事中有 2 人是女性。

和其他许多企业一样,中国的科技公司在招聘启事中对性别偏见毫不讳言。据总部位于纽约的人权监察机构称,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频频在招聘启事中吹嘘公司中有“美女”员工。

阿里巴巴表示,该公司对不论性别提供平等就业机会方面有明确的指导方针,并“将对招聘启事进行更严格的审查,以确保其符合我们的政策”。该公司还表示,在阿里巴巴的 18 名创始人中,三分之一是女性,且女性领导占公司管理职位的三分之一。

百度表示,该公司 4 万名员工中有 45% 是女性,这在中级和高级职位上得到了体现。该公司在一份电子邮件声明中表示:“我们重视女性员工在整个组织各个层级中所做的重要工作。”

腾讯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公司重视应聘者的多元背景,并为发布这些招聘启事道歉。

目前还不清楚中国有多少公司雇用了程序员鼓励师。据百度旗下的求职网站百度百聘称,目前只有 7 家公司在招聘这些职位,而且大多是规模较小的初创企业。

不过曾经这类招聘启事有很多。阿里巴巴曾在 2015 年刊登广告招聘一位“颜值有足够震撼力”的程序员鼓励师,但在遭到中国网民的批判后删除了这则招聘启事。

沈悦于 2017 年 10 月入职中望金服。她拒绝透露自己的薪水,不过根据其人力资源主管张晶(音译)表示,她的月薪大约 950 美元。

沈悦的老家在中国东北黑龙江省。她留着一头乌黑的长发,皮肤白皙,涂着红色的眼影。在办公室里,她总是对同事报以微笑,他们则习惯昵称她为“悦悦”,翻译过来就是“快乐”的意思。

在中望金服,沈悦的主要工作是照看前台,组织活动,订购零食,以及和程序员聊天。她有时候会打电话把一个程序员叫到会议室,问他,“你必须得加班吗?”,然后听他各种发牢骚。

沈悦说:“我觉得这份工作挺新鲜的,我以前从没见过这样的工作。”

不久前的一个星期五,她去找 28 岁的郭振杰(音译),郭振杰的办公桌旁边放着一张折叠床。沈悦问他,他的腰是否还会因长时间伏案工作而疼痛。郭振杰说,是的,前几天他一直加班到晚上 10 点、11 点。

沈悦对他说:“公司的意思是让我给你按摩,不过我的技术可能不太好。”

说完,两人都咯咯地笑了起来。

郭振杰坐在椅子上,沈悦站在一边开始帮他按捏肩膀。

当沈悦用按摩器轻轻拍打他的背部时,郭振杰说:“真舒服。”

对一些初创企业来说,设有程序员鼓励师是吸引男程序员加盟的诸多福利之一,而中国蓬勃发展的科技行业对程序员有很大需求。

31 岁的冯志毅(音译)在中望金服从事研发工作。他说,在网络上看到女程序员鼓励师为男性员工扇扇子的照片时,心里很羡慕。

“现在我们也有自己的程序员鼓励师了,”冯志毅说。

冯志毅还表示,沈悦通过组织生日派对,拔河比赛或套袋赛跑等游戏,提高了他们的积极性,改善了工作环境。

他表示,虽然他对男性程序员鼓励师的想法持开放态度,不过还是留有一些怀疑。“一个男人和另一个男人聊天,这感觉就像和一个男人约会一样,这会有点儿尴尬吧?”

人力资源主管张晶是将沈悦招进公司的数位面试官之一,她强调说,对于程序员鼓励师这个职位来说,容貌姣好这一点非常重要。她说,应聘者需要“五官端正”,谈吐文雅。

她们的笑容应有感染力,化淡妆,而且身高超过 158厘米。

“她的工位就在前台后面,”张晶说,“如果低于这个身高,人们走进来的时候,可能就会看不到她。”

沈悦并不认为她的工作带有性别歧视。

“现在很多女权主义思想都太激进了,”她说,“我认为女性应该独立自强、自尊自爱。做到这几点,就够了。”

徐娇龙(音译)是中望金服为数不多的几个女程序员之一,她也从沈悦那里得到过按摩服务,而且她并不觉这份工作有什么不妥。在她看来,这只不过是一个“分工”。不过,她笑着说,公司也可以考虑雇佣一名男性鼓励师来激励一下女程序员。

中国的科技行业对这种做法开始提出质疑。40 岁的王捷是扇贝的首席执行官,这是一款帮助人们学习英语的应用。他一直对其他初创公司“物化”女性的做法颇有意见。

对于一些科技公司利用“美女”员工吸引男程序员加盟的做法,他很是看不过眼。去年 10 月,王捷在中国版的 Quora——问答网站知乎上发了一篇帖子称,如果西方公司发布类似广告,在他们的国家会被起诉。

不过王捷发现,人们的态度很难改变。有几个人回复了他的帖子,说他在小题大做。

“有男士说:‘如果有美女,那么我工作时会更快乐。这有什么问题?’”王捷说,“还有女士表示:‘作为女性,我不认为这有什么问题。’”

印度时报网友评论:

The Moon Sailor

这个新闻居然上了印度的头条

John Mathew

656

按摩时产生的压力该怎么办??

Chandrak Baxi

转发给我的HR。

Mahender Goriganti

在一个女人太少的国家,挺有趣的。

5 Syma ZW Khan

无论是技术,还是对女性的尊重,印度永远都比不上中国。要是在印度,这样的服务会导致女性被强奸。

Agentk

这会比当印度板球超级联赛啦啦队员更丢脸吗?她们自愿选择这份工作。

Hemant Hembrom Hemant-14 hours ago

把女性简单地物化了,性别歧视。

标签:科技行业   程序员
分享: